【清風時評】中國道路成功應對四大世紀難題
2019年10月22日 09:36

  新中國70年光輝發展歷程,雖經曲折,但總體上選擇了正確的道路,把一個極度貧窮落后的國家建設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道路之所以正確,是因為它成功應對了幾大世紀難題:一是如何避免國家被殖民化甚至分裂的危險?二是如何不經受資本主義生產的可怕波折而占有它的一切積極成果?三是如何在引進資本以發展生產力的同時,避免和克服由資本內在矛盾而導致的危機?四是如何使全世界認識到強大起來的中國會與所有國家和平共處、共同發展?

  走社會主義道路

  中國是在國際資本向中國擴張的時代才開始現代化進程的。由此,中國面臨根本性世紀難題:如何既要學習西方以實現現代化,又要避免成為國際資本的附庸?

  從洋務運動開始,歷經戊戌變法和辛亥革命,再經抗日戰爭,整個中國近代史清晰表明:資本主義道路同時是殖民化亡國道路。這是因為在不具有國際競爭力的情況下發展資本主義,弱小的民族資本只能是國際資本的附庸。

  用馬克思主義武裝起來的中國共產黨人,用世界歷史發展的眼光來看待中國的歷史進程,清楚地認識到資本主義制度要被社會主義所取代的歷史進程,必然要先在中國這樣的發展中大國實現。只有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中國現代化的唯一正確道路是社會主義現代化道路。

  在這一思想的指導下,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徹底斬斷了對西方資本的依賴,經濟上采取公有制制度,用政府力量來組織全社會的力量建設工業化生產力體系。事實證明,這條道路是成功的:中國用不到十年的時間建立起初步完整的工業體系,為中國在政治上的獨立自主確立了經濟基礎。

  走改革開放道路

  在公有制和計劃經濟基礎上建立起來的中國經濟體系,在解決國家被殖民化的威脅之后,又面臨新的世紀難題:如何不經受資本主義生產的可怕波折而占有它的一切積極成果,以發展生產力、提高人民生活水平?

  要充分利用馬克思所指出的資本動力作用,必須科學地認識和對待計劃經濟與市場經濟。鄧小平同志深刻地指出,計劃經濟不等于社會主義,資本主義也有計劃;市場經濟不等于資本主義,社會主義也有市場。計劃和市場都是經濟手段。要發展生產力必須進行擴大再生產,計劃與市場都是配置資源以進行擴大再生產的手段:計劃經濟主要用政府權力組織資源以進行擴大再生產,市場則用貨幣配置資源以進行擴大再生產。一個社會到底應當采取計劃為主還是市場為主,取決于它所處的客觀歷史情境。

  新中國成立初期,百廢待興,需要有計劃、按比例地科學配置社會資源,以建立預先計劃好的生產力體系。在初步建成國民工業體系之后,計劃經濟的缺點日益暴露出來。一些新興產業部門亟須培育和發展,它們在社會生產力結構中的比例關系尚未形成,因而無法按照“有計劃、按比例”的方式發展。怎么辦?走改革開放的道路!這是我們面臨歷史十字路口所作出的正確選擇。

  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出現,是人類經濟制度史上劃時代的大事。它具有鮮明的三大特征:

  第一,以公有制為主體是這種新型經濟制度的本質特征。

  第二,鼓勵和發展民營企業是這個新型經濟體制的顯著特征。解放思想,打破對民營企業在整個經濟體系中占比的機械數量限制,是我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一大亮點。公有制經濟和非公有制經濟都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都是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基礎。中國民營企業在如此短的時期內有如此巨大的發展,公有制為主體所創造的穩定經濟環境、國有企業的領頭雁作用發揮了巨大作用。

  第三,在獨立自主基礎上的對外開放,充分利用國內與國際兩大市場是這個新型經濟體制的又一個顯著特征。由于確立公有制的主體地位與國有企業的主導地位,當代中國的對外開放完全不同于殖民地半殖民地時代的“五口通商”,完全不同于那種使中國走向被殖民化的資本主義開放道路,而是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在互利共贏的基礎上與所有國家發展友好合作關系的開放。

  中國根據自己現代化建設的需要歡迎外資,同時也要求外資遵守中國法律,從而將外資在中國的發展納入“有利于發展社會主義社會的生產力,有利于增強社會主義國家的綜合國力,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的正確軌道上。

  走高質量發展之路

  社會主義道路確立了立國之本,改革開放帶來了生產力騰飛,但如何在引進資本以發展生產力的同時,避免和克服由資本內在矛盾導致的問題與危機,成為中國面臨的又一大世紀難題。

  為了應對這個世紀難題,我們黨領導廣大人民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站在世界歷史的高度、洞見歷史發展規律,總結世界各國治國理政經驗與教訓,形成了一整套治國方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由此邁入新時代。

  這個治國理政的系統工程,以實現中國夢為總目標,以解決新時代社會主要矛盾為抓手,以貫徹新發展理念的高質量發展為特征,以“五位一體”總體布局為框架,實施“四個全面”戰略布局,并進一步落實到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三大攻堅戰(防范化解重大風險、精準脫貧、污染防治)、“兩個毫不動搖”(毫不動搖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毫不動搖鼓勵、支持、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等一系列具體任務和措施之中。

  改革開放中的問題是發展中的問題,只能通過進一步發展來解決。停留在既有發展水平上來解決問題,只能使問題越積越多、越陷越深。進一步深化改革和進一步對外開放,使我國從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是解決上述問題的根本出路與機遇。

  走命運共同體之路

  新中國70年的輝煌成就,是在沒有侵占他國一寸土地、沒有掠奪他國資源的情況下取得的。中國的和平發展不僅沒有構成危險,反而提供了機遇與舞臺。然而,個別國家無視這一事實,認為中國會與他們一樣強必爭霸,拋出所謂的“中國威脅論”,提出所謂的“修昔底德陷阱”。于是,新時代中國又面臨一個世紀難題:如何使全世界認識到強大起來的社會主義中國會與所有國家和平共處、共同發展?

  應對這一世紀難題,需要用馬克思主義的眼光來把握人類歷史的前進方向。縱觀世界,經濟全球化正在產生高度國際化的生產力。各個國家的生產力體系必須通過全球配置資源,利用全球市場才能運行和發展。同時,生產力的全球化趨勢使氣候變化、環境治理、反恐安全、法律事務等都具有全球性質,必須通過全球合作才能完成。任何國家都不能在這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世界中獨善其身。

  與此同時,霸權主義的世界秩序越來越不適應全球化生產力的發展要求,全球由此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需要建立新的國際關系。在此情形下,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可謂應運而生。

  人類命運共同體是順應歷史潮流的偉大構想,“一帶一路”倡議是這一偉大構想的偉大實踐。在平等互利、合作共贏基礎上,由世界各國政府和人民共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能夠使各國生產力按照市場規律得到充分發展。它不僅能夠促進發展中國家生產力發展,同樣也有利于發達國家的生產力發展。因為它按照平等互利的、普遍的國際市場規則來配置全球資源,從而可以使發達國家的競爭優勢通過市場得到進一步發揮。

  從這個意義上說,中國提出的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偉大構想,成功地回答了世界各國如何相處的世紀難題,具有極其深遠的歷史意義。

來源: 解放日報

四川时时彩合法的吗